所謂琵琶湖疏水

京都的偉大產業遺產“琵琶湖疏水”,由大津市觀音寺到京都市伏見區堀詰町全長約20km的“第1疏水”、全線隧道並與第1疏水北側平行的全長約7.4km的“第2疏水” 、在京都市左京區蹴上附近分流直到北白川的全長約3.3km的“疏水分線”等構成,是現在依然發揮著重要作用的設施。

  • 北垣 國道

  • 田邊 朔郎

明治維新後,隨著遷都東京,第3任京都府知事北垣國道因擔憂京都人口減少而衰退,故而制定了“琵琶湖疏水”復興政策,從琵琶湖引水,用該水利振興產業。
與剛從東京的工部大學校(現在的東京大學工學部)畢業的田邊朔郎等攜手推動的建設工程,歷時4年8個月,於明治23(1890)年完成。活用琵琶湖疏水的水力發電和水車動力大大推動了產業發展,船運帶來了繁華的人力物資等,京都獲得了新的活力。

第1・第2疏水的匯合點

在那之後的20年後,為了得到更為豐富的水力而建設第2疏水,整頓了上水道。另外拓寬了道路,開設了日本第一個市營電車,構建起現今京都造鎮的基礎。歷經120多年的歲月,時至今日,琵琶湖疏水依然源源不斷的為京都帶來生命之水。

琵琶湖疏水的歷史

明治

軸工廠 上部土石搬運(田村宗立 畫)

明治14(1881)年擔任第3任京都府知事的北垣國道,為振興因幕末時代戰爭災害和明治維新帶來實際的遷都東京而衰退的京都,制定計劃從琵琶湖引水疏水大興水利,興建新工廠,透過船運來盛興物資交流。他選擇寫了有關琵琶湖疏水工程相關畢業論文、剛從工部大學校畢業的田邊朔郎擔任主任工程師等,做好準備工作。

造磚廠 山科御陵村(田村宗立 畫)

這一時期日本的重要土木工程都是委託外國工程師負責設計監督,而琵琶湖疏水建設是全部出自日本人之手的日本第一個重大土木事業。工程始於明治18(1885)年,遇到了諸如物資缺乏、幾乎全部採用人為作業等重重苦難,但透過技術方面的努力,如採用日本第一個豎井施工方法等,終於在5年後的明治23(1890)年竣工。

蹴上船停泊處和滾筒工廠(明治26(1893)年)

隨著第1疏水的竣工,修建了日本第一個商用水力發電站“蹴上發電站”,利用疏水發電供電燈及工廠動力所用(電力事業)。另外還開鑿了運河,除了使用船隻在大津、伏見及大阪間運輸白米、木炭、木材和石材等,還有很多供遊客乘坐的遊船往來(船運事業)。除此之外,供精米、紡織用(水力事業)的同時,還引來疏水,供東本願寺及京都御所防火之用,以及用於南禪寺附近別墅群的庭園用水。

西鄉 菊次郎

"另一方面,到了明治30年代,第1疏水的流量無法滿足每年增加的電力需求,另外,依靠地下水的市民飲用水也出現了水質和水量的問題,因此第2任京都市長西鄉菊次郎(西鄉隆盛的長男)推行了三大事業(建設第2疏水和整頓上自來水、擴建道路、架設電氣軌道)。
第2疏水建設為三大事業的核心,是在第1疏水旁引入全線隧道的疏水,於明治41(1908)年開工,明治45(1912)年竣工。另外同時還修建了蹴上淨水廠,其從第2疏水取水,是日本第一家採用快速過濾方法的淨水場,造就了京都市的自來水事業。

蹴上淨水場 上水池全景(明治45(1912)年5月10日)

蹴上淨水場 過濾廠內部(明治45(1912)年3月26日)

關於自來水事業,修建自來水時的京都市人口約為50萬人,其中供水人口約為4萬人,普及率為8%左右,此後隨著城市面積的擴大等,使用者和用水量都在增加,為了應對這一情況而在大正時代末期到平成時期推行了8期擴建事業,目前的普及率超過了99%。

大正

初期的京都市電車車輛(明治45年5月10日)

擴建後的四條通 從四條烏丸向東眺望(明治45年5月10日)

隨著第2疏水的開設,流量增加,從蹴上到下游的第1疏水擴大到了現在這個寬度。另外第二期新建了蹴上、夷川、墨染(當時稱為伏見)3個發電站,發電量約增加了4倍。市營電車便使用這些電力,在因擴建道路而新擴大的幹線道路上奔馳。另一方面,鐵路等道路交通躍進式的發展,船運逐漸減少,喪失了大津和京都間的代步功能,貨物運輸成為主體。

昭和

第1隧道 內部作業的情景(昭和40年代)

進入昭和時期,船運的貨物量更加減少,昭和23(1948)年,蹴上斜坡鐵道停運,昭和26(1951)年9月開始,疏水的船運停運了很長時間。
另外關於電力事業,由於戰爭期間的配電統一管理命令,電力業務在昭和17(1942)年移交給關西配電(現在關西電力),但蹴上、夷川、墨染(舊伏見)的3家水力發電站現在依然在工作,繼續發揮著作用。
昭和20年左右開始,琵琶湖疏水開始頻繁進行改建工程,從昭和43(1968)年到昭和49(1974)年推行了引水水路建設事業,對老化的大津到蹴上間的第1和第2疏水全線進行了大規模的改建(昭和大改建)。
另外在昭和45(1970)年,隨著國鐵(當時)的湖西線建設,重新在山科區四之宮船隻停泊處到安朱區間修建了諸羽隧道,更換了疏水水路。

哲學之道

同時從昭和40年代左右開始,現行設施琵琶湖疏水的歷史價值也開始受到人們的關注。順應這一趨勢而對“哲學之道”等疏水分線沿線進行了整頓、恢復了蹴上斜坡鐵道、修建了東山綠地公園(山科區)等。此後水路閣及斜坡鐵道在昭和58(1983)年被指定為京都市歷史遺跡,包括這些在內的琵琶湖疏水12個相關設施更在平成8(1996)被指定為國家歷史遺跡。

平成

第2疏水聯絡隧道豎井工程(大津市觀音寺)

第2疏水聯絡隧道藤尾山岳隧道作業基地

平成11(1999)年,作為自來水水源的第2疏水的取水方法,而在比第1疏水約深20公尺的位置新建了第2疏水聯絡隧道(Bypass隧道),力圖強化自來水原水的穩定供應。
時至今日依然每天都在妥善進行維護管理,努力保持水源豐富乾淨。

琵琶湖疏水船

舊御所自來水水泵房

平成27(2015)年,琵琶湖疏水泛舟而下執行委員會開始在大津、山科、蹴上之間試航“琵琶湖疏水通船試行事業”。平成30(2018)年3月,在昭和26(1951)年暫停的琵琶湖疏水船運時隔67年後再次復活,由新設的“琵琶湖疏水沿線魅力創造協會”負責主辦的“琵琶湖疏水通船事業”正式啟動。

蹴上斜坡鐵道下面的隧道“漩渦MANPO”的匾額上有北垣國道屬名的“樂百年之夢”。明治的先人們放眼百年之後,歷經重重苦難而完成的琵琶湖疏水,隨著時代的變遷,其用途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每次都會產生全新的價值,在120多年的悠久歲月中,始終默默守護和支撐著京都的水利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