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琵琶湖疏水

京都的伟大工业遗产“琵琶湖疏水”,由从大津市观音寺到京都市伏见区堀诘町全长约20km的“第1疏水”、全线隧道且与第1疏水北侧平行的全长约7.4km的“第2疏水”、在京都市左京区的蹴上附近分流直到北白川的全长约3.3km的“疏水分线”等构成,是现在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的设施。

  • 北垣 国道

  • 田边 朔郎

明治维新后,随着迁都东京,第3任京都府知事北垣国道因担忧京都人口减少而衰退,故而制定了“琵琶湖疏水”复兴政策,从琵琶湖引水,用该水利振兴产业。
与刚刚从东京的工部大学校(今天的东京大学工学部)毕业的田边朔郎等携手推进的建设工程,历时4年零8个月,于明治23(1890)年完成。利用琵琶湖疏水的水力发电和水车动力大大推动了工业发展,船运带来了繁盛的人力物资等,京都获得了新的活力。

第1・第2疏水的汇合点

那以后的20年后,为了得到更为丰富的水力而建设第2疏水,完善了上水道。另外拓宽了道路,开设了日本首个市营电车,构建起今天京都城建的基础。历经120多年的岁月,时至今日,琵琶湖疏水依然源源不断地为京都带来生命之水。

琵琶湖疏水的历史

明治

轴工厂 上部土石搬运(田村宗立 画)

明治14(1881)年担任第3任京都府知事的北垣国道,为振兴因幕末时代战争而受灾和明治维新带来的实质上的迁都东京而衰退的京都,制定计划从琵琶湖引入疏水大兴水利,兴建新工厂,通过船运来兴盛物资交流。他选择写了有关琵琶湖疏水工程相关毕业论文,聘用刚刚从工部大学校毕业的田边朔郎担任主任工程师等,做好准备工作。

造砖厂 山科御陵村(田村宗立 画)

这一时期日本的重要土木工程都是委托外国工程师负责设计监督,而琵琶湖疏水建设是全部出自日本人之手的日本首个重大土木事业。工程始于明治18(1885)年,遇到了诸如物资缺乏、几乎全部靠人力作业等重重苦难,但通过技术方面的努力,如利用日本首个竖井施工方法等,终于在5年后的明治23(1890)年竣工。

蹴上停泊处和滚筒工厂(明治26(1893)年)

随着第1疏水的竣工,修建了日本首个商用水力发电站“蹴上发电站”,利用疏水发电供电灯及工厂动力所用(电力事业)。另外还开凿了运河,除了利用船只在大津、伏见及大阪之间运输大米、木炭、木材和石材等,还有很多供游客乘坐的游船往来(船运事业)。除此之外,疏水供精米、纺织之用(水力事业)的同时,还引入疏水,供东本愿寺及京都御所防火之用,以及用于南禅寺附近别墅群的庭园用水。

西乡 菊次郎

"另一方面,到了明治30年代,第1疏水的流量无法满足每年增加的电力需求,另外,依靠地下水的市民饮用水也出现了水质和水量的问题,因此第2任京都市长西乡菊次郎(西乡隆盛的长男)推行了三大事业(建设第2疏水和完善上水道、扩建道路、架设电气轨道)。
第2疏水建设为三大事业的核心,是在第1疏水旁引入全线隧道的疏水,于明治41(1908)年开工,明治45(1912)年竣工。另外同时还修建了蹴上净水厂,其从第2疏水取水,是日本首家采用快速过滤方法的净水场,造就了京都市的水道事业。

蹴上净水场 上水池全景(明治45(1912)年5月10日)

蹴上净水场 过滤厂内部(明治45(1912)年3月26日)

关于水道事业,修建水道时的京都市人口约为50万人,其中供水人口约为4万人,普及率为8%左右,此后随着城市面积的扩大等,使用者和用水量都在增加,为了应对这一情况而在大正时代末期到平成年代推行了8期扩建事业,目前的普及率超过了99%。

大正

初期的京都市电车车辆(明治45年5月10日)

扩建后的四条通 从四条乌丸向东眺望(明治45年5月10日)

随着第2疏水的开通,流量增加,从蹴上到下游的第1疏水扩大到了现在这个宽度。另外第二期新建了蹴上、夷川、墨染(当时称为伏见)3个发电站,发电量约增加了4倍。市营电车就利用这些电力,在道路扩建中新扩大的主干线道路上驰骋。另一方面,铁路等道路交通得到了飞跃发展,船运逐渐减少,失去了大津和京都间的代步功能,货物运输成为主体。

昭和

第1隧道 内部作业的情景(昭和40年代)

进入昭和年代,船运的货物量进一步减少,昭和23(1948)年,蹴上斜坡铁道停运,昭和26(1951)年9月开始,疏水的船运长期中断运行。
另外关于电力事业,由于战争期间的配电统一管理法令,电力业务于昭和17(1942)年移交给关西配电(今天的关西电力),但蹴上、夷川、墨染(原伏见)的3家水力发电站现在依然在工作,继续发挥着作用。
昭和20年左右开始,琵琶湖疏水开始频繁进行改建工程,从昭和43(1968)年到昭和49(1974)年推行了引水水路建设事业,对老化的大津到蹴上间的第1和第2疏水全线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昭和大改建)。
另外在昭和45(1970)年,随着国铁(当时)的湖西线建设,重新在山科区四之宮船只停泊处到安朱区间修建了诸羽隧道,更换了疏水水路。

哲学之道

同时从昭和40年代左右开始,现行设施琵琶湖疏水的历史价值也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顺应这一趋势而对“哲学之道”等疏水分线沿线进行了完善、恢复了蹴上斜坡铁道、修建了东山绿地公园(山科区)等等。此后水路阁及斜坡铁道于昭和58(1983)年被指定为京都市历史遗迹,包括这些在内的琵琶湖疏水12个相关设施,更于平成8(1996)被指定为国家历史遗迹。

平成

第2疏水联通隧道竖井工程(大津市观音寺)

第2疏水联通隧道藤尾山岳隧道作业基地

平成11(1999)年,作为水道水源的第2疏水的取水方法,而在比第1疏水约深20米的位置新建了第2疏水联通隧道(旁路通道),力图强化水道原水的稳定供应。
时至今日依然每天都在妥善进行维护管理,努力保持水源丰富干净。

琵琶湖疏水船

旧御所水道水泵房

平成27(2015)年,琵琶湖疏水舟下执行委员会开始在大津、山科、蹴上之间试航“琵琶湖疏水通船试行事业”。平成30(2018)年3月,于昭和26(1951)年中断的琵琶湖疏水船运时隔67年后再次复活,由新设的“琵琶湖疏水沿线魅力创造协会”负责主办的“琵琶湖疏水通船事业”正式启动。

蹴上斜坡铁道下面的隧道“NEJIRIMANPO”的匾额上有北垣国道落款的“乐百年之梦”。明治时期的前人放眼百年之后,历经重重苦难而完成的琵琶湖疏水,随着时代的变迁,其用途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每次都会产生全新的价值,在120多年的悠久岁月中,始终默默守护和支撑着京都的水利需求。